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执董会结束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2020年第四条磋商

2021年1月8日

华盛顿特区: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基金组织)执董会结束了与中国的第四条磋商 [1]

中国推出了有力的防疫措施,迅速开展政策行动缓解危机影响,以此支持经济从危机中持续复苏。中国的经济活动持续回归正常,国内疫情得到控制,预计2020年GDP增速为1.9%,2021年为7.9%。核心通胀预计仍将维持低位,2020-2021年CPI通胀将低于危机前约3%的目标。企业杠杆预计在2020年有所上升,升幅约为GDP的10个百分点。经常账户顺差预计将从2019年占GDP的1.0%扩大至2020年的1.9%,此后在2021年收窄至1%以下。今年经常账户顺差短暂上升,原因在于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出境旅游的锐减、防疫物资及其他货物出口激增等因素,其中后者得益于中国较早恢复生产以及出口价格的上涨。

中国的宏观经济和金融政策为经济复苏提供了支撑。政策制定者推出了金融纾困和财政支持措施,以保护受影响最严重的企业,同时维护了金融稳定。这包括向银行体系提供流动性,扩大较小型企业的再贷款安排,延期贷款还本付息至2021年一季度等。当局还增加了失业保险的拨付额并扩大其覆盖面来帮助脆弱家庭,实施了税收减免,并允许企业暂缓缴纳社会保险。在这种背景下,广义政府赤字(包括估计的预算外投资支出)预计将从2019年占GDP的12.6%上升至2020年的18.2%。

尽管暴发了疫情,但中国在结构性改革方面仍取得了进展,但在各个关键领域的进展程度不一。金融业开放取得进展,外商投资负面清单进一步缩减,境外机构投资者投资额度限制也已取消。户籍制度改革等劳动力市场改革提高了劳动力的流动性。专利法的修订加强了知识产权的保护并促进了创新。但同时,实体部门改革进展较慢,尤其是在国企改革、确保私企与国企竞争中性方面。

执董会评估 [2]

执董们指出新冠疫情危机给中国造成了重大的人员和经济损失,称赞当局采取了有效防控措施并迅速出台了宏观经济和金融政策支持来减轻疫情的经济影响。但执董们也指出,中国的经济增长仍不平衡,财政、货币、结构性政策应旨在加强私人部门需求,以实现更平衡的中期增长。

执董们呼吁中国继续采取适度支持性的财政和货币政策,直到经济复苏企稳为止。同时他们指出,从中期看,中国有必要开展财政整顿以确保债务可持续。执董们认为,为尽可能扩大政策空间,中国宜进一步完善宏观财政框架,包括政府间协调和宏观经济数据;同时应推动货币政策框架现代化,以加强传统利率政策传导并增强金融中介作用。部分执董鼓励当局将重点放在更广泛意义的财政赤字概念上。执董们还呼吁加强社会保障体系以减少预防性储蓄——而这与提高税收体系累进性相结合,将有助于解决收入不平等问题。

执董们强调了积极主动应对金融脆弱性以维护金融稳定的重要性。随着经济复苏企稳,对金融部门的临时性支持措施应予以撤销,取而代之的是应出台政策解决问题贷款并加强监管框架。执董们指出,有必要根据国际最佳实践建立全面的银行重组框架,以使实力较弱的银行能有序退出。在数字货币的潜在益处方面,执董们同意当局的看法,但认为需要开展更多工作评估其风险。执董们也鼓励当局继续完善其反洗钱/反恐融资框架。

执董们欢迎中国在结构性改革方面持续取得进展,特别是在进一步推动金融业开放、开展户籍改革提高劳动力流动性方面的进展。他们强调需要进一步推进国企改革,包括确保国企与私企的竞争中性;部分执董呼吁消除对国企剩余的隐性担保。结构性改革将是提升潜在增长,减少外部失衡,建立更具韧性、更为绿色和更加包容的经济的关键。

执董们指出,虽然2020年经常账户顺差应暂时扩大,但在中期预计还将有所收窄,这反映出疫情临时性影响的减弱和经济增长的再平衡。执董们还强调,提升汇率弹性将帮助经济适应不断变化的外部环境。部分执董呼吁进一步提高外汇干预的透明度并逐步取消资本流动管理措施。

执董们欢迎中国当局对参与全球合作做出的承诺,指出中国及其伙伴可在支持基于规则的开放国际贸易体系中发挥重要作用。执董们还对中国希望在多边合作中发挥重要作用以应对紧迫的全球性挑战表示欢迎,这包括让各国广泛获得在华研发并获批的疫苗、减缓气候变化等。他们指出,在二十国集团暂停偿债倡议和共同框架下为低收入国家提供债务减免方面,中国能发挥出关键作用,但指出进一步提高数据透明度对全球债务减免工作的成功是必要的。执董们还对中国宏大的减排计划和增加绿色投资表示欢迎。

中国:部分经济指标

2015

2016

2017

2018

2019

2020

2021

2022

2023

2024

2025

预测

(年度百分比变化,除非另有注明)

国民账户

实际GDP(基年=2015年)

6.9

6.8

6.9

6.7

6.1

1.9

7.9

5.7

5.6

5.5

5.4

国内总需求

7.3

7.9

6.8

7.4

5.5

1.5

8.7

5.8

5.6

5.6

5.4

消费

8.3

8.5

7.3

8.1

6.4

-0.8

11.3

6.4

6.5

6.2

6.1

投资

6.1

7.2

6.1

6.5

4.5

4.6

5.4

5.1

4.6

4.8

4.5

固定

7.9

7.3

5.9

7.1

5.1

4.3

6.3

4.9

4.6

4.8

4.5

库存(贡献)

-0.6

0.0

0.1

-0.2

-0.2

0.2

-0.3

0.1

0.0

0.0

0.0

净出口(贡献)

-0.1

-0.8

0.3

-0.5

0.7

0.4

-0.5

0.0

0.0

0.0

0.0

资本形成总额(占GDP百分比)

43.0

42.7

43.2

44.0

43.1

43.1

41.8

41.2

40.4

39.6

38.8

国民储蓄总额(占GDP百分比)1/

45.8

44.5

44.8

44.1

44.1

45.0

42.7

42.0

41.1

40.2

39.4

劳动力市场

失业率(年度平均)2/

5.0

5.0

5.0

4.9

5.2

5.4

就业

0.3

0.2

0.0

-0.1

-0.1

-0.3

0.2

0.1

0.1

0.1

0.1

价格

消费者价格(平均)

1.4

2.0

1.6

2.1

2.9

2.4

0.5

1.9

1.9

2.0

2.0

GDP平减指数

0.1

0.9

3.9

3.5

2.4

2.1

1.6

2.1

2.1

2.2

2.2

金融

7天回购利率(百分比)

2.4

2.7

5.4

3.1

3.1

10年期政府债券利率(百分比)

3.7

3.0

3.9

3.3

3.2

...

...

...

...

...

...

实际有效汇率(平均)

9.8

-4.9

-2.9

1.4

-0.8

名义有效汇率(平均)

9.7

-5.4

-2.5

1.5

-1.8

宏观 -金融

社会融资总量

12.5

30.5

14.1

10.3

10.7

13.8

12.2

9.4

8.8

8.4

7.9

占GDP百分比

200

242

248

248

253

276

283

287

290

291

292

非金融部门债务总额 3/

14.5

16.8

14.3

10.8

10.7

13.9

12.4

9.8

9.2

8.7

8.2

占GDP百分比

222

241

248

248

253

277

284

289

293

295

297

对私人部门的国内信贷

15.9

12.6

11.6

8.3

9.2

12.0

11.0

7.9

7.5

7.1

6.5

占GDP百分比

161

168

169

166

167

179

182

182

181

180

178

房价 4/

9.1

11.3

5.7

12.3

8.6

7.0

6.5

6.2

5.9

5.8

5.7

家庭可支配收入(占GDP百分比)

61.1

61.6

60.1

59.3

59.1

57.6

59.2

59.1

58.9

58.6

58.3

家庭储蓄(占可支配收入百分比)

38.4

37.2

35.7

34.8

34.4

37.1

33.7

31.8

29.9

27.9

25.9

家庭债务(占GDP百分比)

39.1

44.7

48.9

52.3

55.6

58.3

61.3

62.4

64.0

64.9

66.0

非金融企业国内债务(占GDP百分比)

122

124

120

113

111

121

120

119

117

115

112

国际清算银行(BIS)估算的信贷/GDP率缺口(占GDP百分比)

25.4

20.8

11.8

0.3

-2.2

预算内广义政府(占 GDP 百分比)

净贷款/借款 5/

-2.8

-3.7

-3.8

-4.7

-6.3

-11.9

-11.0

-10.1

-9.1

-8.3

-7.5

收入

28.8

28.2

27.8

28.3

27.7

24.5

25.0

25.3

25.8

26.5

27.1

从土地出让中获得的额外资金

1.9

2.0

2.5

2.8

2.9

2.9

2.9

2.9

2.9

2.9

2.9

支出

33.5

33.9

34.2

35.8

36.9

39.3

38.9

38.3

37.9

37.8

37.6

债务 6/

36.7

36.7

36.2

36.5

38.1

44.7

47.2

49.5

51.2

52.6

53.8

结构性余额

-2.5

-3.4

-3.6

-4.5

-6.0

-10.6

-10.3

-9.6

-8.8

-8.1

-7.5

国际收支(占 GDP 百分比)

经常账户差额

2.7

1.8

1.6

0.2

1.0

1.9

0.9

0.8

0.8

0.6

0.5

贸易差额

5.2

4.4

3.9

2.9

3.0

3.5

2.6

2.8

2.6

2.5

2.4

服务差额

-2.0

-2.1

-2.1

-2.1

-1.8

-1.1

-1.3

-1.7

-1.7

-1.7

-1.7

净国际投资头寸

15.1

17.4

17.1

15.5

14.7

16.1

15.2

14.8

14.4

13.9

13.4

官方储备总额(十亿美元)

3,406

3,098

3,236

3,168

3,223

3,579

3,842

4,127

4,427

4,734

5,056

备忘项

名义GDP(十亿人民币)7/

69,209

74,598

82,898

91,577

99,493

103,462

113,377

122,286

131,750

142,072

153,020

增扩概念的债务(占GDP百分比)8/

55.2

66.4

72.8

76.4

80.5

91.7

96.4

101.4

105.6

109.3

112.7

增扩概念的净贷款/借款(占GDP百分比)8/

-8.7

-15.9

-13.5

-11.8

-12.6

-18.2

-17.2

-16.3

-15.4

-14.6

-13.8

来源:Bloomberg,CEIC,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国际金融统计》数据库,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工作人员的估计和预测。

1/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工作人员对2019年的估计。

2/ 调查失业率。

3/ 包括政府基金。

4/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工作人员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房屋销售价值和成交量估计的平均售价。

5/ 对当局的财政预算余额进行了调整,以反映合并的广义政府余额,包括政府管理的资金、国家管理的国有企业资金、平准基金的调整以及社保基金。

6/ 2015年后的债务估计数假设2015-2025年预算外借款为零。

7/ 支出侧名义GDP。

8/ 增扩概念的财政数据将政府范围扩大到包括政府性基金、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预算外活动。

[1] 根据《基金组织协定》第四条,基金组织通常每年与成员国进行双边讨论。一个工作人员小组访问成员国,收集经济和金融信息并与该国官员讨论经济发展情况和政策。回到总部后,工作人员准备一份报告,该报告构成执董会讨论的基础。

[2] 讨论结束后,总裁兼执董会主席总结执董们的观点,并将该总结转交国家当局。总结中所用的任何修饰词的解释可参见以下网址: http://0-www.imf.org.library.svsu.edu/external/np/sec/misc/qualifiers.htm .

基金组织信息交流部
媒体关系

新闻官: Ting Yan

电话:+1 202 623-7100电子邮件: MEDIA@IMF.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