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执董会结束与中华人民共和国2019年第四条磋商

2019年8月9日

2019 年7月31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执董会结束与中国的第四条磋商 [1]

中国经济正面临外部阻力和不确定的环境。在必要的金融监管改革和外部需求减弱的推动下,2018年中国GDP增速放缓至6.6%。鉴于计划实施的政策刺激将部分抵消美国对2000亿美元中国出口加征关税的负面影响,预计2019年经济增速将放缓至6.2%。总体通胀因食品价格上涨而上升,预计将保持在2.5%左右。

若干关键领域的改革取得进展。加强金融监管以及控制预算外地方政府投资降低了债务积累速度,有助于抑制金融部门的风险累积。当局继续推进开放,下调关税,通过了新的《外商投资法》,并修订了外商投资准入的负面清单。然而,国企改革的进展喜忧参半。

2018年信贷增速有所放缓,但2019年开始回升。尽管企业去杠杆部分抵消了政府和家庭债务的积累,然而非金融部门债务总量增速仍快于名义GDP增速。据估计,2018年广义政府部门赤字(包括估计的预算外投资支出)大约相当于GDP的11%。

2018年,经常账户顺差占GDP的比例下降约1个百分点至0.4%,预计2019年该比例将保持在0.5%。根据评估,2018年外部头寸与中期基本面和可取政策对应的水平基本相符。净资本流出从2015年和2016年的6500亿美元左右大幅下降到2018年的300亿美元。

执董会评估 [2]

执董们称赞当局近期的改革进展,尤其是在降低金融部门脆弱性和继续开放经济方面取得的进展。他们指出,外部环境仍具有高度不确定性,并强调,要成功实现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增长的转型,须继续实施去杠杆,加强再平衡工作,同时调整宏观经济政策以应对贸易紧张局势加剧。

执董们同意,若关税不进一步上调,宣布的政策措施足以在2019年稳定经济增长;同时,应避免额外的刺激措施和过快的信贷增长。在此背景下,一些执董重申了淡化增长目标的必要性。执董们同意,若贸易紧张局势进一步升级,使经济和金融稳定面临风险,那么有必要实施额外的定向刺激措施,以财政措施为主。

执董们强调了能够提振中期增长的结构性财政改革的重要性。

执董们对当局致力于多边主义和规则导向的贸易体系表示欢迎。在这方面,执董们认为中国存在与贸易伙伴开展建设性工作的空间,以更好地解决国际贸易体系的局限性。执董们同意,中美贸易紧张局势应通过达成全面协议快速解决,避免破坏国际体系。执董们也强调,中国能发挥重要作用,并将在进一步开放经济以及其他强化竞争的改革中受益。

执董们强调了坚持去杠杆和化解金融风险的重要性。 执董们同意,继续推进金融监管改革,同时强化银行资本、建立清晰的银行处置机制并控制家庭债务增长带来的脆弱性,将有助于实现更加可持续的增长路径。为改善信贷分配,多数执董同意,减少国企隐性担保的计划至关重要。

执董们对当局过去几年在降低外部失衡方面取得的进展表示欢迎,并在工作人员评估中指出,2018年的外部头寸基本符合经济基本面和可取政策对应的水平。执董们强调,要实现外部头寸的长期平衡,需要在解决鼓励家庭过度储蓄的扭曲问题方面继续取得进展。在这一点上,为提振消费、缓解不平等现象,执董们敦促在加强社会安全网和提高税收体系累进性改革方面持续取得进展。执董们同意,加强汇率灵活性、改善外汇市场的深度和运行情况有助于金融体系应对资本流动波动的加剧。加强汇率政策透明度也很重要。部分执董也要求对外汇干预措施进行披露。执董们同意,中国应继续升级对外贷款框架,促进更紧密的协调与合作,确保透明度和债务可持续性。

执董们强调,需实施一系列广泛的改革来提高生产率并促进长期收入趋同进程。执董们强调,需要增强市场的作用,通过确保公平竞争、加快推进私人部门开放以及深化国有企业改革来降低公共部门在很多行业的主导地位。他们也强调,需要继续实现政策框架的现代化,包括向价格型为主的货币政策框架转型,同时应对中央-地方之间财政责任失调问题。执董们强调,中国亟需解决宏观经济数据缺口问题,以进一步提高数据可信度和政策制定水平。

中国:部分经济指标

2014

2015

2016

2017

2018

2019

2020

2021

2022

2023

2024

预测

(年度百分比变化,除非另有注明)

国民账户

实际GDP(基年=2015年)

7.3

6.9

6.7

6.8

6.6

6.2

6.0

6.0

5.7

5.6

5.5

国内总需求

7.2

7.2

7.6

6.3

7.4

6.1

6.2

6.2

6.0

5.8

5.6

消费

7.2

8.3

8.6

7.4

9.4

8.0

7.2

6.6

6.3

6.2

6.0

投资

7.1

6.1

6.5

5.1

4.8

3.8

5.0

5.8

5.6

5.4

5.2

固定

6.8

6.7

6.8

4.4

4.8

3.8

5.2

6.0

5.8

5.6

5.4

库存(贡献)

0.2

-0.2

0.0

0.4

0.1

0.0

0.0

0.0

0.0

0.0

0.0

净出口(贡献)

0.4

-0.1

-0.6

0.6

-0.6

0.2

0.0

-0.1

-0.1

-0.1

-0.1

资本形成总额(占GDP百分比)

46.8

44.7

44.1

44.6

44.8

42.9

42.2

41.6

41.1

40.5

39.8

国民储蓄总额(占GDP的百分比)1/

49.0

47.5

45.9

46.3

44.6

43.4

42.5

41.8

41.1

40.4

39.7

劳动力市场

失业率(年度平均)2/

5.1

5.1

5.0

4.9

4.8

5.0

...

...

...

...

...

就业

0.4

0.3

0.2

0.0

-0.1

-0.1

-0.1

-0.1

0.1

0.1

0.1

价格

消费者价格(平均)

2.0

1.4

2.0

1.6

2.1

2.2

2.4

2.8

2.9

3.0

3.0

GDP平减指数

1.0

1.1

-0.1

2.4

2.1

1.4

1.8

2.1

2.2

2.4

2.3

金融

7天回购利率(百分比)

5.1

2.4

2.7

5.4

3.1

10年期政府债券利率(百分比)

3.7

2.9

3.1

3.9

3.3

...

...

...

...

...

...

实际有效汇率(平均)

3.2

9.8

-4.9

-2.9

1.4

名义有效汇率(平均)

3.6

9.7

-5.4

-2.5

1.5

宏观 - 金融

社会融资总量 3/

14.3

12.4

16.7

13.4

9.8

10.5

10.5

10.0

9.5

9.2

8.7

占GDP百分比

190

198

216

224

226

232

238

242

245

247

249

非金融部门债务总额 4/

17.1

15.4

19.9

11.0

10.4

11.6

11.7

11.0

10.3

9.9

8.8

占GDP百分比

207

222

249

253

257

266

275

282

288

293

295

对私人部门的国内信贷

13.2

15.8

21.3

8.5

7.8

8.8

9.9

9.5

8.9

8.7

8.1

占GDP百分比

149

159

181

180

178

180

183

185

187

188

188

房价 5/

1.4

9.1

11.3

5.7

12.2

6.5

8.6

7.3

6.6

6.2

6.0

家庭可支配收入(占GDP百分比)

60.4

60.5

61.0

60.4

60.0

60.0

59.8

59.4

58.9

58.1

58.1

家庭储蓄(占可支配收入百分比)

38.0

37.1

35.5

35.4

33.0

31.5

30.3

28.9

27.3

25.4

25.0

家庭债务(占GDP百分比)

35.8

38.7

44.8

49.7

54.0

56.2

59.1

61.1

63.2

65.4

67.9

非金融企业国内债务(占GDP百分比)

113

121

136

130

124

124

124

124

124

122

120

国际清算银行估算的信贷/GDP率缺口(占GDP百分比)6/

21.1

20.8

18.2

10.5

0.4

...

...

...

...

...

...

预算内广义政府(占 GDP 百分比)

净贷款/借款 7/

-0.9

-2.8

-3.7

-3.9

-4.8

-6.1

-5.7

-5.6

-5.6

-5.5

-5.4

收入

28.1

28.5

28.2

28.3

29.2

28.8

29.1

28.8

28.5

28.2

28.0

从土地出让中获得的额外资金

2.7

1.9

2.0

2.6

2.9

2.8

1.7

1.4

1.1

1.0

0.9

支出

31.6

33.2

33.9

34.7

36.9

37.7

36.5

35.7

35.2

34.7

34.3

债务 8/

38.6

36.4

36.7

36.8

37.9

40.3

43.1

45.5

47.6

49.4

51.0

结构性余额

-0.5

-2.5

-3.6

-3.9

-4.8

-6.1

-5.6

-5.5

-5.5

-5.4

-5.3

国际收支(占 GDP 百分比)

经常账户差额

2.2

2.7

1.8

1.6

0.4

0.5

0.4

0.2

0.1

0.0

-0.1

贸易差额

4.1

5.1

4.4

3.9

2.9

3.1

2.9

2.7

2.5

2.5

2.4

服务差额

-2.0

-1.9

-2.1

-2.1

-2.2

-2.2

-2.2

-2.2

-2.1

-2.1

-2.1

净国际投资头寸

15.2

14.9

17.4

17.4

15.9

15.6

14.8

13.9

12.9

12.0

11.0

官方储备总额(十亿美元)

3,899

3,406

3,098

3,236

3,168

3,167

3,174

3,177

3,179

3,182

3,189

备忘项

名义GDP(十亿人民币) 9/

64,718

69,911

74,563

81,526

88,702

95,539

103,084

111,560

120,546

130,318

140,613

增扩概念的债务(占GDP百分比) 10/

52.3

56.6

62.0

67.3

72.7

80.2

86.2

91.1

95.6

99.3

101.5

增扩概念的净贷款/借款(占GDP百分比) 10/

-7.2

-8.4

-10.4

-10.8

-11.2

-12.7

-12.2

-11.9

-11.6

-11.5

-11.4

来源:Bloomberg,CEIC,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国际金融统计》数据库,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工作人员的估计和预测。

1/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工作人员对2017年和2018年的估计。

2/ 调查失业率。

3/ 未经地方政府债务置换调整。

4/ 包括政府基金。

5/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工作人员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70个大中城市房价数据(商品住宅价格)估计的平均售价。

6/ 最新观测数据是2017年第三季度的数据。

7/ 对当局的财政预算余额进行了调整,以反映合并的广义政府余额,包括政府管理的资金、国家管理的国有企业资金、平准基金的调整以及社保基金。

8/官方政府债务。2015年之前的债务估计数包括中央政府债务和显性地方政府债务(财政部和人民代表大会2015年9月确定的)。广义政府债务2014年的大幅增加反映了当局对地方政府过去预算外债务的确认。2015年之后的债务估计数假设2015-2021年预算外借款为零。

9/ 支出侧名义GDP。

10/ 增扩概念的财政数据将政府范围扩大到包括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和其他预算外活动。



[1]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协定》第四条,基金组织通常每年与成员国进行双边讨论。一个工作人员小组访问成员国,收集经济和金融信息并与该国官员讨论经济发展情况和政策。回到总部后,工作人员准备一份报告,该报告构成执董会讨论的基础。

[2] 在讨论结束时,总裁作为执董会主席总结了执董们的观点,这份总结而后转交该国当局。 关于总结中使用修饰语的解释,请参见 http://0-www.imf.org.library.svsu.edu/external/np/sec/misc/qualifiers.htm

基金组织信息交流部
媒体关系

新闻官: Ting Yan

电话:+1 202 623-7100电子邮件: MEDIA@IMF.org